营口地区一站式网络营销服务商

网站建设、网络推广、网站维护、城市站群

【点此咨询】

同样为AirPods代工,歌尔股份是怎么变成“小立讯”的?

铁岭网站优化

在消费电子界,立讯精密的地位如同白酒界的茅台,充满了传奇与财富的味道——

富士康“打工妹”逆袭;凭借着为苹果代工AirPods,三年内营收增长174%,市值最高冲破4000亿人民币,超越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;亲获苹果CEO库克称赞......

而在离昆山一千公里的山东潍坊,另外一家苹果供应链企业——歌尔股份,同样凭借着为AirPods代工获得了高速增长,股价从2018年底的6元低位,涨至现在的44元,市值约1400亿,被称为“小立讯”。

然而回望两家公司的发展历史,在声学领域,歌尔才是那个先行者,是被立讯精密逆袭反超的行业龙头。


2017,关键卡位失误

2017年之前,歌尔股份与立讯精密的发展处于一种“相似的平行”状态。

歌尔股份与立讯精密成立的年份相近。

上世纪90年代,主营微型话筒的潍坊市无线电八厂倒闭,其中的一名车间技术员姜滨利用原来的技术,成立了小型私营企业潍坊怡力达电声,主营产品仍然是话筒。2001年,公司改名歌尔声学。

与此同时,1997年,在富士康从打工妹做到课长的王来春,也离开富士康,与其兄王来胜创立了一个工厂,初营业务是电视机后壳、电线插板等。2002年前后,富士康订单暴增,开始将PC转换器的订单交给立讯精密。

改名歌尔声学后,歌尔的业务拓展至MEMS传感器模组、微型扬声器、麦克风、天线、受话器模组等声学元器件的制造与销售,客户涵盖三星、索尼、谷歌、微软、思科等全球顶级厂商,并逐渐成长为全球声学行业龙头,于2008年上市,上市当年营业收入10.12亿元,净利润1.2亿元。

而这一时期的立讯精密,在拿到富士康订单后,业绩也获得了飞速增长,代工的产品从单一的PC转换器,逐渐拓展至笔记本、消费电子连接线。

立讯精密比歌尔股份晚两年,于2010年上市。上市当年的营业收入与歌尔几近相同,为10.11亿,净利润1.16亿。

二者切入苹果供应链的时间也相近。

2010年,歌尔股份切入苹果产业链,为苹果供应声学组件、有线耳机等。

晚于歌尔一年,立讯精密在2011年通过收购昆山联滔进入苹果供应链,成为苹果连接线的主要供应商之一。此后又相继获得了iPad内部线、MacBook电源线、AppleWacth无线充电/表带、MacBookType-C以及iPhone转接头等苹果订单。

受益于苹果手机出货量的行业性持续提升,两者在上市后至2017年的几年时间内都获得了飞速成长,歌尔从上市时的10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255亿元,立讯增长至228亿元。

转折也出现在2017年。如今回头来看,正是这一关键卡位,导致了此后至今两家企业不同的增长速度和业务高度。

2016年,AirPods随iPhone7推出。起初苹果选定的供应商是台企英业达,然而英业达并没有意识到小小的AirPods将会有之后的千亿市场规模,反应迟钝。

空隙之间,歌尔也并未敏锐地意识到机会。2017年7月,立讯精密取得了苹果AirPods的代工资格,并凭借接近100%的良品率获得苹果青睐,逐渐成为AirPods主要供应商,占据60%的代工份额。

反应过来的歌尔于2018年进入AirPods供应链,最终成为AirPods的第二大代工厂,占据30%的代工份额,两者相差一倍。

慢一步,变成了“小立讯”

作为对大客户依存度很高的代工厂,在关键时间节点上的卡位,决定着代工厂的增长天花板甚至是生死存亡。正是这一快一慢的关键卡位,奠定了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此后不同的增长速度和行业地位。

2017年起,AirPods销量大增,并推动TWS(真无线立体声)耳机产业链成为接下来几年内成长性好的赛道之一。据Counterpoint数据,2019、2020年TWS全球出货量将分别达到1亿副、1.5亿副,市场规模分别近75亿美元、110亿美元。

而这其中,以2019年为例,AirPods拿走了全球TWS市场50%的份额和71%的营收,牢牢占据着统治地位。

乘着行业的东风,歌尔股份和立讯精密都取得了爆发式增长,但增长背后,两者的差距也很明显。

从营收和净利润上看,2017年,歌尔股份和立讯精密的营业收入处于同一水平线上,分别为255亿元和228亿元。净利润上,歌尔的21.4亿元高于立讯的17.5亿元。

最新文章